东游纪:(三)中国人在以色列生活如何了?

有道是: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国人.真的。以色列国也有少数中国人移居,并安居乐业。

这里没有弱势群体,只有是少数民族。犹太人、阿拉伯人、中国人、黑人……

导游、牧师

到以色列接触的第一位中国人是一位上年纪的导游,两鬓已白,戴着精巧的眼镜,始终保持洁白高领的衬衫和卡子其色的夹克背心,温文尔雅,说起话来慢条斯里,与其说是导游,不如说是一位中文老师、学者。刚接触还有一点岸然,也不善于与团友沟通,让我们不知所措…

但第二天开始大家熟络后,就显示他特有的知识内涵和丰富的阅历,将以国及犹太历史如数家珍一一对照行程展开他对《圣经》中的某一章节的历史叙述,如耶酥与门徒《最后的晚餐》的地方,圣母玛利亚的原居地典故,当年耶酥受难、复活的地方及历史都一一解读,让团友感到十分惊讶。

老导游原来是来自台湾,20多年前也因为信仰回归心灵与精神的圣地耶路撒冷而来了以色列,一住就是20年。当年也可能因为生计也考了导游牌,但同时他还是牧师,并在大学兼职教授。导游、牧师,这二个在中国根本挂不上号的职业,在张先生身上却是同一个人体验,有点不可思议。但正如中国汉地佛教所言,以“出世”之心做“入世”之事,并没有矛盾。而且犹太历史遗产太丰厚了,先不说以牧师角色去救赎众生。他没有以这个身份去宣传基督教,而是以他的渊博知识为我们解读历史,确已难能可贵。

是的,《圣经》故事有如神话般动人,加上犹太历史在几千年的沧桑有着罗马帝国、阿拉伯帝国的嬗变,本身就是让人震撼的历史。有了张先生教授级的导游,我们还是幸运的。


老板、厨师

第二位接触的中国人是中餐馆老板娘。来自香港,童声童气,特别亲切。她早年丈夫过身,带着儿子相依为命,可能是缘分来到这片土地。问她:生意可以维持吗?她说:维持没问题。交了税就没有其他问题了。再问她:“这里生活安全吗?”她回答也让我们笑了:“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安全问题,更不要说是恐怖袭击等等问题了……”

那么做生意可以与犹太人融入吗?她呵呵一笑:“还不能,太难了”。她所说的太难其实是无法适应犹太人做生意的“定律”。可能那种“斤斤计较”与中国人还是有别。但他们犹太人认为必须遵守和学会那些生存法则才能做好生意。所以如没有办法适应的华人只有开餐馆是最有效的。因为不用与他们交流太多,也不用讲究太多规则。

第三位接触的也是一个餐馆的大厨兼老板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。在这里生活已有五十年,既是大股东也是大厨师,身边全是当地以国犹太的年青人做炒手。老太满面春风,笑容可掬,一看就不是那种“捱生捱死”为生计的样子,应已进入享受人生的阶段。

她说,现在生活和生意都可以呀,还竖起大拇指肯定的说“安全没问题!”。虽没有时间与她交谈太多,但同胞在这个国度的生存环境让我们也倍感欣慰。因为安全地生存是硬道理,当然也包括幸福的指数。


东岳 2010年

手机版
搜素
分享
回顶部